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
 
论坛首页诗歌展示栏 → 当前帖子
 
题目:铁舞:早读二首诗 回复: 0 浏览: 1708
^_^!
表情: 作者:tw 时间 2017-2-14 1:38:50 序号:7594
 
  早读二首诗

文/铁舞

先是第一首。

【黄昏山阴道中】

作者/李本

麻雀群飞过竹林
和远处电线杆顶的布谷对阵
这有什么逻辑可讲
古老的断竹续竹
已没人会唱
为什么我会泪涌
在这黄昏的山阴道中
四野已逾寂静
谁肯和我一起
调匀并均分
这麻雀和布谷的歌声

我比较喜欢这首诗,随即写了个点评:这首诗写得好!突然的惊异和发现,看似规模逼窄,却顿跌起伏,自及深际。

朋友圈立即有了好的响应:铁老师,有道理。评得好。
大家纷纷称赞。

有说:@桐?美桐新版《麻雀与布谷》真好!仿佛漫步山阴道,呼吸清沥空气,倾听二重唱呢!

显然没得领会此诗的真好处。

于是我又补充说,一首小诗,好处在于可以反复推敲,哪处可以删除两字,哪个句子或许在可要不要之间,如何拿定?有些句式或可调整,不至于漏气?当这一切都给足理由的时候,一首小诗值得让人反复读的时候,这首小诗才称得上是艺术诗。这在许多人那里是不值得思考的,因为一首诗的产生对作者来说总是最好的。

我的意思是写小诗有它的好处,但人们没把这好处用尽。还是作者领会我的意思,说:“确实如此!诗当虔诚以待。[微笑]琢之磨之,切之磋之。一心所发,众心皆系,方为动人。”?

此说颇好。


再读第二首

【营役于春节习俗中】

作者/安澜

走进一声声捻熟的新年问候中
我犹如一个遁世还俗的人
重复着无数遍的节庆词汇
春节富足又喧嚣,到处是人声鼎沸
铺张各自存在着的指向
我只能用夸张的口福填补空虚
营役于习俗中

想起连续七年春节闭关时的缄默
洞察微暗身体里明澈的彷徨
长啸的风牵起古远的心迹,三潭印月,六和塔
延展着苏堤,白堤,还有断桥不断的风月……
我马不停蹄的获得传承的根系
失散多年春节,犹如接受一份馈赠
潜行于神明的边界,承认自身的局限


有些事来不及惊愕,突然造访,就像
泰山登顶,子时财神驾临,三百年茶膏醉今人
就像莫名其妙与人同频,有人说她是天仙
而我茫然无措。到底,什么是我们触手可及的?
什么是人类不可逆转的?还有什么是我能够指日可待的?
理想到底要途径多少的窃窃私语 才得见天日?
我循环问自己,与究竟 擦肩

这首诗较长,抒情方式习见。和前一首比较,在作法上,我得到了一些自己的想法,于是和作者有以下的交流。

T:安澜的<营役于春节习俗中>,是一首由情绪带动的诗,与桐那首有别。现在大多数人都写这种诗,见多了就觉得单调;那些有场景的诗反倒觉得新鲜,因为场景有偶然性,所谓突然发现就是;如无突然发现,一般描写是没有意味的,还是情绪带动吧。好诗,只能偶然得之。

A:我还真没写过这样的诗,尝试着写点不一样的表达,看看自己是否有更多的拓展空间来诗性化生活。


T:每个诗人都会说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。事实也正是这样的,一首诗对作者来说总是最好的,不管旁人怎么看。甚至可以说,每个人都是世界性的。

A:@铁舞?对我来说,每一首诗都是灵性所致,意识流随心流淌,不作深究,写完放下,看似写诗,实则随风练心……也是任性的常态。

T:不错,很多人都是这样说的。(我开玩笑)你还随风练心,有心好练,我练什么呀,不知道,无心好练,可能心已经坏了,心坏的人可能再练也没用了。能写诗的人都是好人,我的心坏了,所以写不了诗,写出来的不是诗,老天造孽!

A:?哈哈哈哈哈,一颗心寿命300年,想坏也没那么容易,铁舞老师不能开这个玩笑,笑崩安澜可是康宁不保[偷笑][偷笑][偷笑]@铁舞?[鼓掌][鼓掌][鼓掌]

这个对话在哈嘻中结束,但我已经表达了我的关于诗歌写作的想法,虽然是即兴的,却也是正着的。
2017.2.13

没有回复帖子
 
表情
插入
上传
内容
  请注意: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。回复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