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
 
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→ 当前帖子
 
题目:裘新民:春天已经远去 诗心仍在绽放 回复: 0 浏览: 78
^_^!
表情: 作者:qxm 时间 2021-8-31 11:10:24 序号:8161
 
  春天已经远去 诗心仍在绽放

——读黄晓华组诗《神农架隐身为一本书》


裘新民/文


文章标题中的“春天已经远去”,源自于黄晓华的一本诗集名《春天远去》。《神农架隐身为一本书》这组诗是《春天远去》诗集中的一辑,这一辑诗似乎也用过《纵歌神农架》的标题,其中的第一首,诗题便是《春天远去》。
读黄晓华诗,很佩服其娴熟的造境手法。造境之后,便是一路走进去,在那个意境里游走徜徉,走到某一处,可以化了,或就此打住,或再点题一下,叫人有些许牵萦与回味。那个游走的过程,便是才气挥撒的过程,崇山开阔、大海扬波、蓝天飘云、山花烂漫、车马舟楫、锅碗瓢盆,一个个平常或不平常之物,都成立诗的化身,成了诗人造境的点染,犹如补天的彩石装扮极目遥望的天空。

比如《春天远去》:

官门山插在神农架上,像一本书
被风随意翻阅。你走进去
就和林中飞鸟水中游鱼一样
隐身为某种词语

翻书者时而激昂时而沉默
寂静被身后的意义排斥
行距空白,像天空漏下光芒
春天在中华鲟的鳍上远去

野人母子蹲在封面上
惊讶季节又举着杜鹃粉红的暗示
走来,粉红的后面是夏天
从她和秋天只相隔一個词

第一句,“官门山插在神农架上,像一本书”到第二局“被风随意翻阅。你走进去”,随后就是走进了“一本书”里了。“翻书”也罢,“封面”也罢,“词”也罢,所有的想象之物,在其中展开铺陈渲染,又都被赋比在“官门山”上。借助想象之物,不断地渲染点拨,诗人在这组诗中用得浑然天成。而末一节:

而百草和神农氏的嘴唇
已经相隔几千年

走出了吗?诗人不说。只说“相隔几千年”。

佩服的还有诗中的比拟手法。比如《阳光像雪花落到树叶上》:

车过大九湖,山峰在湖水中
山路婉约如巴人古老的衣带
像衣带上一只夏虫,你吟唱着
从山前飞到山后

这时候太阳像一个花农
挑着满满的温暖,洒在湖面
也泼在山坡

我看不见鱼,只看见满山呼吸
而山坡冷的那面,阳光像雪花落到树叶上
寒意在枝头吐纳

上午十点,太阳正在浇灌
温暖的刻度云彩都能知道
不分山南和山北,作为一棵树
就看你扎在哪一片泥土上

这首诗中,写山路,诗人用的是“山路婉约如巴人古老的衣带”,而你“像衣带上一只夏虫,你吟唱着”。写太阳,“太阳像一个花农/挑着满满的温暖”、“上午十点,太阳正在浇灌”。这一组诗中,诗人拟物、拟人的用法比比皆是,且用得恰到好处,为笔下的句子挣得不少分。

还有铺垫手法。比如《大鲵》:

昭君离去之后,流水再也闻不到
美人的体香,香溪空怀落花
大鲵在深水下迷恋梦景
黎明时依旧在网里惆怅

大鲵没有翅膀,只有岩洞
藏得再深也敌不过世上的贪念
好在是珍稀动物,待遇从优
赐给一个模拟的秦城

皮肤是黑是白和自由没有关系
单纯的凶猛保护不了自己
香溪也无法抗拒浊流

年龄从此埋在娃娃喉咙里
三亿年的痛在化石里复苏
哭出来,比黄昏还忧伤

诗写大鲵,却先写美人昭君。就因为有了前两行的铺垫,诗人笔下挥洒的天地更加扩展,之后便可以随意地“出”,可以随意地“入”,大鲵的“迷恋”、“惆怅”、“哭出来,比黄昏还忧伤”也有了交代。

由铺垫,又可以说到借用。在这一组诗里,一些借用也是为之后的叙述或作铺垫,或作映衬的,或作引子的。如《四月是最残忍的》:

老艾略特说,四月是最残忍的
祭坛上钟鼓礼乐便在残雪中咳嗽
神农氏的百草没能挡住流行感冒
满山野桃花也病了一场

以及《鸢尾花一直亮着》

被梵高采进画框,又被加州美术馆收藏
名叫鸢尾的那朵花,今夜逃离
飘落神农架,万重山身轻如燕
身轻如蝴蝶,翅膀上
书写个性和自由

由艾略特《荒原》中的句子——四月是最残忍的——引出“神农氏的百草没能挡住流行感冒”、“神农坛下,我举着病态的脸”等,由梵高的《鸢尾花》,引出“名叫鸢尾的那朵花,今夜逃离/飘落神农架”,不仅是作为引子,而且在“象”上能够产生叠加的效果,当然也为诗人的叙述开辟更广阔的路径。

还可以说说这组诗中一些词语搭配的巧妙和造句的奇特。搭配的巧妙,来自想象的绮丽,其中虽有阅读经历生活积累的因素,然而更多地应该是来自才华,一种遣词造句的本领。很多时候,句子搭配地巧妙,往往能够产生让人过目不忘的效果,由此而记住某一首诗,某几句句子。如:

“她和秋天只相隔一個词”
——《春天远去》

“阳光像雪花落到树叶上”
——《阳光像雪花落到树叶上》

“三亿年的痛在化石里复苏”
——《大鲵》

“哭出来,比黄昏还忧伤”
——《大鲵》

“春天,野人的传说又绿了”
——《野人》

“科考队员继续向《山海经》出发”
——《野人》

“惊着了四月残忍的辽阔”
——《四月是最残忍的》

以上,是学习黄晓华组诗《神农架隐身为一本书》的一点心得体会。最早读黄晓华这一组诗,是在微信里。诗人们去神农架的消息,之前也是知道的,后来就读到了《纵歌神农架》。对比《纵歌神农架》,《春天远去》中《神农架隐身为一本书》做了个别改变,如《野人》。有改变,诗人当然自有自己的想法。本想谈谈想法,又一想,罢了。

诗集虽叫《春天远去》,但是读诗人的诗,便能够感受到诗人诗心仍在,仍在花一样绽放。

没有回复帖子
 
表情
插入
上传
内容
  请注意: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。回复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