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
 
论坛首页某某某佳作 → 当前帖子
 
题目:裘新民:那些精灵 尽被她采撷了 回复: 0 浏览: 87
^_^!
表情: 作者:qxm 时间 2021-9-3 11:58:59 序号:8174
 
  那些精灵 尽被她采撷了

裘新民/文


总觉得缪斯女神总有那么点偏袒——这是读李本又一本诗集的感受。仍然是那种仿佛随口而出、信手拈来的句子,却又不得不感叹其中的妙处。这种字词的构成,本色而又轻灵,似乎也就是只有被李本将它们汇聚在一起,就有了说不尽的意味。
很是幸运,那日见到诗人并受赠她的又一本诗集《秋月曲》。回家时,在地铁上,有三五站路,就打开书读了起来。

“我的天哪!”相声里那个调子,不由分说地冒出来了。
读李本这本诗集的第一首诗,就忍不住一声惊叹。文字的精进,意蕴的营造,裁剪的巧妙,都比作者以往的诗更轻盈随意、更见功力。首先是一以贯之的,那种句子,看似俯拾皆是的随意,却带着更细微的精致,句子的停滞与转折,也更出神入化。
第一首诗叫《我们看山去》:

一只乌鸦偸走一颗乌桕子
向阳的松塔有更完美的裂口
如果格物
我们将致知一个啼笑皆非的世界

我才不会去丈量你的情感
因山色被遮蔽之处
才有葱绿暗蓝
我只消说

我们看山去

看似简单的语句,却有着丰富的意蕴。自然、情感、哲思、率性,被简单的句子包裹住,让一首诗有了无尽的遐思。而诗中营造的氛围,更是由自然而人文,由眼下而远古,由情感的致知而通达,最终归于自然。这一首诗,文字很安静,又好似无烟火气,然而有烟火气却无处不在,诗人摘取的,尽是自然之物,满满的,盈盈的,只是诗人将它炼成了化境。这首诗,从文字上讲,自然雅致;从行文上讲,步步推进,条理清晰;从风格上讲,睿智而不乏风趣,还有点任性。给人的感觉,是净,是灵性。
诗的炼,不知道究竟怎么才能达到理想境界。仔细分析或者说学习诗人这一首诗的写作,至少于我,是有启迪的。诗的开头,用两句作为起承,意思基本上是并列的两句,描绘的场景是物的世界。第三句一转,一个假设,其实是自然而然。紧接着第四句,“我们将致知一个啼笑皆非的世界”,诗人的世界观也坦现出来了。下一节,开始一句,又是一转,其实意思是延绵着前一段而生发的,接着两句是延续上一句,是描写也包含着后补,让上一句在这里得以圆满它的完成式,也给了“我才不会”充足空间。后面三句,是整首诗的合,而分句又恰如其分地好,尤其是一个“去”,如不分列,整个句子容易变得散文化,视觉上也缺少起伏变化。因此,一个“去”字,看似可有可无,其实似有作者的匠心在。

个人对这首诗的解读,似乎可以这样说。诗人写乌鸦的行为,松塔的形状,是从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的眼光去看的,不给予任何的物加之物,既无《爱莲说》的附加,也无《大雁塔》的解构,也因此,诗人才写“如果格物/我们将致知一个啼笑皆非的世界”,或许在诗人的理解中,一切无谓的拔高或消解,会远离事物的本真,也消解了诗的本意,“此在”不是“他在”。延续下去的第二节,意思是承接着第一节的。也因为第一节格物的假设,让诗人有了自己的选择,自己与格物无关。因此,“我才不会”,因此,“我只消说”。而作为看的对象,一个“物”的存在,一个客观体,诗人不会因为“遮蔽”、因为“葱绿暗蓝”,去有所“丈量”,山也罢,情感也罢。只消看,如此最好。

之后,读第二首,描摹景色,就成了诗行,“水牛”、“鹁鸪”、一行一景,不徐不疾,“涉江”、“垄上”,又叫人浮想联翩,写到入神处,戛然而止。第三首,又看到诗人的造景能力,挑选景象的能力,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,挥毫便见一幅淡彩,柳枝儿在动,麻雀儿在动,酒瓮似乎也在动,一切都在晒着呢,地是老的,天是青湛湛的,“我”呢,更是写得活泼生动。第四首,看标题,《二月十四》,像是写情人节,但是诗人笔下还是无限风景,当然景中是有人的,最有意思的是“春山像一匹马驹一样/在大地奔走”。第五首,写鸟,一只鸟,一只喊话的,生活的惬意,尘界的闲淡,心境的温润,跃然纸上。第六首,写芒种,诗人写过至少不止一首同样的题材,曾有一组二十四节气,其中当然也有芒种,只是这一首更短小,写的是农家,西北的农家,一个“塬”字,写出诗人的记忆与情结。第七首,《青蘋贴》,像是与大自然的对话,无边夏景,娓娓道来,最后两句“风起风起/我有小小的黄花与你”,好有送词味啊。

车到站了,我合上诗集。路上,忽然想到谢灵运的一句“援萝聆青崖,春心自相属”,山水田园,都化作诗的境界。李本这几首诗,景中蕴含诗情,既有大自然的滋润,又有传统文化的浸淫,其审美趣味,语句上是自然、清新、灵动的,意蕴上却取向典雅。有典,彰显出了其文化涵养,雅致,则或是其诗风的追求之一。

李本诗的句子,自然本分得好像俯拾皆是。总想着,世上那些好句子,尽被她采撷了,别人怎么办。再一想,生命之树长青,春夏秋冬,年年往复,年年花开,世上的好句子,一年一年永远开不败,总会等着更多的诗人去采撷。

又想起近日读与谢野晶子的几首诗,似乎有些风格与李本有些相像。到家,翻出书,摘了与谢野晶子诗句,给李本微信了过去。其中有一首是这样的:

“你说:
我们就山居
于此吧,
胭脂用尽时
桃花就开了。”

没有回复帖子
 
表情
插入
上传
内容
  请注意: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。回复帖子